晟典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晟典新聞

晟典律師||刑事缺席審判:權利和公正并未“缺席”

發布時間:2018-11-15來源:廣東晟典律師事務所


作  者:楊文心


2018年10月26日閉幕的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通過了關于修改刑事訴訟法等15部法律的決定。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自10月26日起施行。

此次刑訴法修改增加了一個新的重要制度——缺席審判制度,這是我國刑事訴訟的一次里程碑式的事件,下面筆者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解讀和分析:

(一)刑事領域的缺席審判制度為何遲遲未建立  

事實上,刑訴法理論界早已開展建立刑事缺席審判制度的理論研究。據有關報道,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在2014年就會同有關部門,對是否在刑訴法中建立刑事缺席審判制度進行了廣泛研究和深入探討。

相較于民事訴訟、行政訴訟早早建立了缺席審判制度不同,刑事領域引入這一制度一直持較為保守的態度,主要原因是刑事訴訟法作為“小憲法”,其主要目的就是規范和限制國家權力,從而成為保障公民基本人權和自由的基石。與民事和行政訴訟案件審判結果相比,刑事訴訟案件的審判結果往往對被告人產生更為重大的影響,“刑事責任”也往往被認為是體現法律否定性評價中最重、最高的責任形式。

因此,為了更充分地尊重和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權益,最大限度的保障犯罪嫌疑人的陳述、辯解等訴訟權利,從社會普遍接受的樸素正義觀和自然法邏輯演繹角度看,刑事訴訟有必要對被告人進行“在場”而非“缺席”的審判。

(二)新形勢下建立刑事領域的缺席審判制度的必要性  

立法者在設計某一刑事訴訟程序或者規則的背后體現的是更好實現刑事訴訟目的——“懲罰犯罪”和“保障人權”并重,更好實現刑事訴訟價值——秩序、公正、效益。

從我國刑訴保障人權的角度看,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偵查機關查發犯罪的能力和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口供”不再是證據之王。與此同時,“疑罪從無”、“存疑時有利于行為人”、“非法證據排除”等一系列保護被告人規則的確立,有力的保障了犯罪嫌疑人的各項訴訟權利。

但在懲治某些犯罪時,尤其是在參與反腐敗國際合作,國際追逃追贓工作中,由于缺席判決制度的空白,顯得力度不夠,有必要通過系列的制度設計予以加強,體現我國懲治腐敗除惡務盡的堅定決心和信心。(2003年中國加入《聯合國反腐敗公約》,針對締約國外逃貪官轉移至他國的贓款,公約規定了一種“通過沒收間接追回”的機制,中國要追回被貪腐官員轉移至這個國家的贓款,需要先由法院對此作出終審判決,再以此終審判決作為依據與該國進行司法合作。)

(三)新增加的刑訴缺席審判制度體現了保障人權以及程序公正與實體公正并重的理念  

1. 適用范圍有嚴格限制

僅適用于貪污賄賂犯罪案件以及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的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案件。

2.管轄級別及審判組織有較高層級要求

明確了由中級人民法院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

3.規定了相關法律文書送達的要求

規定了人民法院應當將傳票和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副本送達被告人,傳票和起訴書副本送達后,被告人未按要求到案的,人民法院應當開庭審理。

4.充分保障犯罪嫌疑人獲得辯護權利

規定人民法院缺席審判案件,被告人有權委托辯護人,被告人的近親屬可以代為委托辯護人,被告人及其近親屬沒有委托辯護人的,人民法院應當通知法律援助機構指派律師為其提供辯護。

5.充分保障犯罪嫌疑人上訴權

被告人或者其近親屬不服判決的,有權向上一級人民法院上訴。辯護人經被告人或者其近親屬同意,可以提出上訴。

6.規定了被告人到案后的審判規則以及財產處理錯誤糾正機制

在審理過程中,被告人自動投案或者被抓獲的,人民法院應當重新審理。罪犯在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后到案的,人民法院應當將罪犯交付執行刑罰。交付執行刑罰前,人民法院應當告知罪犯有權對判決、裁定提出異議。罪犯對判決、裁定提出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重新審理。依照生效判決、裁定對罪犯的財產進行的處理確有錯誤的,應當予以返還、賠償。

(四)缺席審判制度更加凸顯辯護人作用  

由于被告人本人不能在審判階段進行自我辯解,辯護人是否能夠充分行使法律賦予的辯護權、辯護人是否積極履行辯護職責認真落實“有效辯護”要求等方面對保障被告人訴訟權利更顯重要。




2014甘肃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