晟典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晟典新聞

晟典視角‖快遞未送貨上門,萬一丟失誰來賠?

發布時間:2019-06-19來源:廣東晟典律師事務所

【導言】最新數據顯示,目前深圳市寄遞行業高速發展,快遞收件量連續三年穩居全國前三,行業從業人員達八萬余人。而網購已成為我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種消費途徑,我們可能都遇到過快遞員未經我們同意,就將快遞投遞到門口、物業或者快遞柜等情形。假如由此導致快遞丟失,應當由誰承擔民事責任?

閆波律師于2019年6月13日接受深圳電視臺都市頻道《第一現場》采訪,并就此問題發表以下意見:

一、民事責任的承擔主體

這一情形屬于因快遞公司一方的過錯導致的快遞丟失,由于快遞員的行為屬于職務行為,而《民法通則》第43條規定“企業法人對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員的經營活動,承擔民事責任”,因此,收件人或寄件人可以要求快遞公司承擔賠償責任。

二、快遞公司的過錯

1.違反《快遞暫行條例》的規定

國務院于2018年3月2日發布、于2019年3月2日修正《快遞暫行條例》。該《條例》第25條規定:“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應當將快件投遞到約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當面驗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權當面驗收。”

第27條第1款規定:“快件延誤、丟失、損毀或者內件短少的,對保價的快件,應當按照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與寄件人約定的保價規則確定賠償責任;對未保價的快件,依照民事法律的有關規定確定賠償責任。”

2.違反《合同法》的規定

該法第8條第1款規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第107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

快遞服務合同屬于我國《合同法》規定的貨運合同,收件人有權在約定期限或者合理期限內檢驗貨物。如貨物在運輸過程中毀損、滅失的,根據《合同法》第311條的規定,除非承運人可以證明貨物的毀損、滅失是因不可抗力、貨物本身的自然性質或者合理損耗以及托運人、收件人的過錯造成,否則應當由承運人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三、類似情形的公開判例

司法實踐中,對類似情形通常判處快遞公司承擔賠償責任。

例如,在吉林省撫松縣人民法院(2018)吉0621民初2427號案件中,該法院查明,涉案郵政公司(被告)承運A法院郵遞給王某(原告)的二審開庭傳票,但因郵遞員未經王某同意代簽并將郵件留置在王某所在單位門衛室,且門衛亦未聯系王某,致使王某因未收到傳票而未參與開庭,A法院據此作出按王某撤回上訴處理的裁定,并由王某承擔案件受理費。王某對該案申請再審,但再審申請仍被駁回。吉林省撫松縣人民法院以某郵政公司違反《快遞暫行條例》《合同法》為依據,判處某郵政公司賠償王某的經濟損失。


四、完善建議

快遞公司應當保障收件人當面驗收的權利,在投遞快遞時積極聯系收件人。如收件人本人不能收件,經收件人同意后可由他人代簽,或放在收件人指定地點。

此外,快遞員可保留通話錄音、體現快遞投遞情況的照片等,作為快遞員已按收件人要求進行投遞的證據,以防快遞丟失后收件人要求賠償損失。


【拓展閱讀】若快遞員將快遞放在收件人門口,收件人謊稱快遞丟失,以投訴為由向快遞員索要財物的,收件人應否承擔刑事責任?

收件人基于快遞員對于被投訴的恐懼心理而索要財物,如達到數額要求,或者符合兩年內敲詐勒索三次以上的情形,可能構成敲詐勒索罪。

敲詐勒索罪屬于我國《刑法》第274條規定的財產犯罪,影響定罪量刑的重要因素為敲詐勒索的財物數額。具體數額起點由各省級法院、檢察院根據本地區經濟發展狀況和社會治安狀況決定。以廣東省深圳市為例,敲詐勒索罪的定罪量刑標準如下:

因此,如果快遞員在投遞過程中存在過錯,收件人可以理性溝通,但切忌以此為由勒索財物,否則可能因觸犯敲詐勒索罪而鋃鐺入獄。





2014甘肃快3走势图